自闭倾向儿童– 不是「教」的进步
2020-04-29


★ 前言 ★

 

教养孩子是漫长路,准备一杯茶,静心细阅宝儿家庭成长路上的喜与忧,相信爱孩子的你定能共情;老师对宝儿家庭的细微观察,也会让你大有收获。



“陈生,跟你分享一件事,宝儿一个月前在家里练习走平衡轨道,但走两步便掉下来,所以近一个月都没再给他练习。这两天我再拿出来给他尝试,他可以一口气走完全程,我很惊讶他为甚么不用练习便能做到。我在怀疑,是否在星可思上课时荡秋千的时间长了?平衡觉能力提高了,日常生活的平衡活动便会自然能完成。”



这是宝儿妈妈,2018年12月13日的晚上

给我分享的微信,看到信息的那刻

一天在外出差的疲累立即一扫而空....






身心智整合发展观察

故事回到2018年4月底,一对年轻父母带着4岁七个月男孩宝儿(医院诊断自闭症倾向)到星可思参加两天共三小时的身心智整合发展测评观察课。


两天三小时的测评课,宝儿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对妈妈的依赖,某程度上可形容为接近病态的焦虑行为。最明显是不能让妈妈离开他,只要妈妈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他便会大喊:「妈妈,妈妈`!」。


本来妈妈爱孩子也希望孩子时常挂念她,但宝儿这种不分场合的叫喊,让妈妈很苦恼,也经常在亲人朋友间产生很多尴尬情况。另一方面,宝儿在面对很多活动时都表现不合作,就算妈妈在旁鼓励,宝儿也会大声叫喊:「宝儿不要」或「宝儿不哭」等负面语句。


在测评观察课中,宝儿曾经自行走到秋千上坐下来,但约数秒便离开。当老师尝试鼓励和诱导宝儿时,他便大叫:「宝儿不要」,.带着惊恐的表情离开秋千。


为了观察宝儿的感知肌能和神经运动能力,老师让宝儿爬木梯上一米高平台找妈妈,发现宝儿的攀梯跨步动作控制笨拙,而且宝儿完全拒绝从斜坡滑下来,为免引致宝儿出现对星可思的恐惧心态,我们没有再引导他滑滑坡。


第一节观察课后,我们给予家长以下的总结:


1

身体:

宝儿出现与四岁半不对等的神经发育形态异常:扁平足,膝屈曲,曲背、低 头及眼球向内对视等状况。


感知觉方面:平衡觉严重失调,他会主动坐秋千,但必需脚掌接触地面。在离地一米高的滑台,宝宝非常惧怕滑下来。内耳前庭平衡觉失调也影响听觉输入与分辨,不喜欢突然而来的声音,宝儿会用自身最大的声音(叫喊)掩盖外界的声音。平衡感的不稳定也让宝儿很难感觉身体的移动,所以影响宝儿对新动作的挑战动机。容易被人误解为触觉敏感,因为当别人触碰他身体时,他会出现闪避动作,主要是惊怕别人移动他身体所产生的平衡刺激,而非皮肤接触的触觉刺激。


视觉方面:出现斜视观看摇摆手指和从高处扔物件等平衡觉的视觉追踪代偿刺激异常动作行为。


动作方面:在爬梯、爬行、走楼梯或平地走路等感知肌能活动都出现神经运动失调状况,如膝盖只能轻微屈曲完成动作、重心转移时眼、头及躯干是同步转移、攀爬时以上肢代偿下肢力量等动作不协调状况。


2

心灵:

宝儿对周边的人,只有妈妈能给予他情感的安慰,他对所有事情的恐惧疏理方法是找妈妈,当妈妈给予他情感的安慰时,他便陶醉与妈妈的肢体连接(拥抱)状态,而忽视对自身身体探索环境的行为动机。


3

智能:

由于脑神经发育长期处于有意识的身体运动控制及情感需求状态,相对高层次的大脑逻辑认知吸收,可以说是处于休眠状态,所以他的智力发展也只能停留在低层次。在日常生活,宝儿的说话内容只是停留在事情的奖罚理解,对于环境事物的抽象逻辑及人际关系深层次的喜怒哀乐等理解,便明显落后同龄儿童能力。


4

整合发展:

综合以上情况,宝儿的生活功能障碍沿于感觉输入失调及神经发育失调,尤其是内核心肌群偏低,而神经发育失调引致宝儿的身体关节生长变形和肌肉张力松软,所以宝儿的日常行为出现功能动作严重落后同龄儿童的状况。


由于宝儿的智力发展正处于需要通过身体探索及理解环境的感知肌能运动发展阶段,奈何感官讯息输入后的感觉混乱及神经运动失调,导致身体功能不足以应付处理复杂的环境感官讯息,形成探索环境时出现恐惧情绪,但在恐惧情绪状态时,外围环境的成年人却用生理年龄;或表面是正面但实际是负面的处理方式,处理宝儿的情绪状态,例如:「宝儿要勇敢」、「宝儿不要哭」、「宝儿不可以」等,看似正面但却是负面的语句及面部表情对待宝儿。


在环境及人际关系双重纷乱的不安情绪下,宝儿只能求助妈妈,而妈妈的长期情绪安慰却形成另一种情感障碍 – 依赖习惯,依赖习惯的负面效果让宝儿的主动探索环境意识逐渐薄弱,这种持续的恶性循环状态,一直伴随宝儿的婴幼儿成长阶段。





身心智整合培育引证

当我们将总结告诉宝儿父母时,他们还是带着半信疑的态度。为着证明我们的身心智分析是合乎逻辑,也需引证宝儿的未来培育方向是否可行,我们在第二及三天的测评课,依据上述的分析,制定具体引导方向的训练游戏活动。


在老师的带引下,我们让父母帮助宝儿在观察课中先进行感觉调节活动,过程是诱导宝儿在秋千上摇晃,从慢至快,摇荡时间由短至长,在摇晃过程中采用神经发育疗法引导宝儿移动身体关节,让宝儿的本体和前庭觉放松的同时,脑神经也同时领悟身体肌肉与关节的控制,循序渐进地帮助宝儿感知与觉知身体的感觉感应与动作控制。


在循序渐进的活动诱导过程,也是宝儿与老师及与父母的沟通过程,沟通过程是引导父母表达合适的说话及身体语言,让宝儿心灵感受与父母一起探索环境的安全感。


测评课后段,宝儿可以在爸爸怀抱中滑下斜坡,两次后更可以自行用坐姿滑斜坡,也可主动爬上两米高的木梯,虽然动作笨拙,但这已是一个好的开始,父母也很开心看见宝儿的身体与心灵变化。




整合发展培育方法的担忧

虽然宝儿父母看见宝儿在三节观察课的变化,但他们也怀疑这种以游戏方式的训练,是否真的可以让宝儿在日常生活中进步。我们很明白宝儿父母的担忧,因为身心智整合平衡培育理念,在中国是一套新的理念和方法,就算在国外或香港,也不是很多训练机构采用类似方法。


因为这种特殊发育失调儿童的整合训练方法,需要老师对儿童的身体发育结构、心灵依恋关系及不同范畴的认知思维发展等三者的背后脑神经发展结构有充足的知识理解与逻辑分辨能力,才可找到合情合理的培育方向。





不是「教」的进步



我们告诉宝儿父母,宝儿在星可思能在游戏中有进步并不是我们的目标,身心智整合发展的目的,是先让儿童感受身体、环境及情感关系的安全感状态,再配合适时与适当的神经运动、感觉(统合)、情绪及认知等不同的介入手法,让脑神经能循序渐进吸收与储存心智发育所须的不同讯息,并且轻易在环境活动中获取成功经验,便可让儿童内在产生主动探索环境与人的行为动机。


 我们强调星可思不以「教」为目标,我们以孩子自我为主的主动领悟为目标,老师与父母都是孩子的陪伴者,我们希望孩子能自我开窍。


宝儿父母听完我们的报告后离开星可思,也再没有与我们联系,老师们都很遗憾宝儿没有在星可思训练,因为我们在三小时的观察课,已找到与孩子连接的方式,也找到怎样有效培育宝儿的方向,但我们必需尊重宝儿父母的选择。


我明白作为一个特殊发育儿童父母的困难,选择一个训练机构有很多外在因素影响,而这些外在因素却往往不是儿童本身的发展需要,而是外在环境等的不同因素,如经济、路途、父母的原生家庭与个人成长背景、周边亲朋的意见或其他不同因素等,都会影响父母的情绪或认知的考虑与决定。




我们一起努力

测评课的四个月后,宝儿妈妈来电,让宝儿参加星可思的半天培育班。当我们再见宝儿时,我很惊讶宝儿这四个月的成长,从身心智整合角度观察宝儿,可以说是一点自然发展应有的进步都没有,仍然是那个做事情战战兢兢,视线范围内要有妈妈的胆怯小男孩。


妈妈告诉我,她很希望宝儿来星可思训练,因为她看见孩子在三小时测评课的转变,但因有家庭成员反对,认为游戏方式的培育太迂回,就好像开车绕路看风景,而直接的教学方法可以让孩子学习更有效,就像高速公路驾车,更快到达终点,所以他们选择了一间与星可思教学理念完全不同的训练机构。


妈妈说宝儿每天到该机构上课,每天跟老师看图片和学习回答提问:「要不要?」或「这是什么?」等类似问题,老师也要求妈妈在家配合,妈妈也曾跟着老师的指示,但她发觉孩子不但没有进步,她更感觉孩子像一个训练机器人,她现在最希望能改善宝儿强烈依赖她的情况,所以她希望能改变宝儿的培育方法。


那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欣赏人生美景

宝儿的状况是很多特殊发育儿童的训练写照。我给妈妈一个比喻,高速公路驾车,就像在一望无际的直线高速公路上,手不移动軚盘,脚不离油门,便可以轻易到达目的地。


但人生难道只是为了到达某一个目的地吗?



学习难道只是为了一个目标吗?国道驾车确实时间较久,但可欣赏沿途风景,驾车者可慢可快,每一个驾车环节都是身体活动技巧的体验与观察环境不同讯息的灵巧身心智结合活动。


美好的人生应是懂得欣赏沿路风景。我们培育孩子的目的,本就是让孩子有能力并懂得欣赏与享受学习及生活的过程。




妈妈的愿景

妈妈在上课大约一个星期后,她跟我提到,宝儿之前曾上普通幼儿园,但由于宝儿的行为问题让老师很烦恼,所以他们才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及做训练。妈妈问我,宝儿什么时候可以回普通幼儿园?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按当时宝儿在半天培育班的情况,还是出现频繁依赖妈妈的情况,身体的协调性也不佳。记得当时我给妈妈的回答,回普通幼稚园是我们的愿景,但不是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循序渐进,梳理宝儿的身体及心灵障碍的每一个细节,宝儿才可有机会回到普通幼儿园学习。



所以我们跟妈妈在商讨宝儿的未来培育方向时,建议妈妈实事求是,让宝儿回正常幼儿园是父母与我们对宝儿的共同未来愿景,但在日常生活的培育疗愈过程,我们会为宝儿订立分步的身心智可行性目标,希望父母在与宝儿相处的日常生活中能尽量执行。




建立可行性的目标

1

感觉讯息调节:在星可思的个别训练课,尽量满足宝儿的前庭平衡需要,在不强迫情况下,输入不同的方位与速度的平衡感官讯息,以刺激脑神经的需要。


课后下午,妈妈与宝儿留在星可思,利用星可思的感觉活动器材,妈妈以游戏方式与宝儿互动,给予宝儿更多的平衡刺激需要。

 

听觉过敏方面,让妈妈协助宝儿使用一个无线耳筒,选择宝儿合适的纯音乐,让宝儿在嘈吵的环境带上耳筒听音乐,以减低环境嘈吵声音对宝儿的影响。


2

提高运动协调:在星可思个别训练课,老师以不同的游戏活动,诱导宝儿尝试运用自己的身体,但在宝儿尝试新活动的过程中,老师需要运用神经发育疗法(Neuro Developmental Treatment)的原则,引导宝儿的脑神经觉知如何运用不同身体部位的移动,其中内核心肌群是重要的部位,以提高脑神经与身体肌肉互控的神经运动效率。告诉妈妈在日常生活中,那些活动可以帮助宝儿提高内核心肌能。


3

对妈妈的依赖:帮助宝儿理解与妈妈的分离,不等同失去妈妈或妈妈不关心他。在星可思的半天培育班分三节课,分别为个别训练、感知団体与亲子互动,在宝儿情绪较安定时,老师会循序渐进,时间、距离及技巧都特别安排,让宝儿明白妈妈虽不在我视线范围内,妈妈还是存在的,妈妈的心与我同在,我是安全的。


我们也教导妈妈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从视觉分离过渡至听觉分离,最后才是实体分离





第一阶段进步 – 身体

宝儿在星可思接近差不多一个多月的培育后,整体身心智状况都有良好的转变。




感觉稳定



身体可以稳定坐在木马秋千上接受快速前摇摆,并要求老师或妈妈帮助推动秋千。

声音过敏的情况有好转,听见嘈吵声掩耳及大叫的情况减少




动作灵活



内核心肌能的神经运动能力明显提高,只要是双脚能有支撑面的攀爬活动对宝儿已不是困难,但如双脚欠缺支撑面的身体活动便不能自如,所以宝儿的身体不可以自主控制秋千的摇摆,而需别人的协助。




妈妈轻松



在星可思培育班,妈妈可以离开活动室,让老师单独与宝儿进行个别活动课,但宝儿仍会在过程中,偶而喊叫:「妈妈,妈妈。」只要妈妈在室外以声音给予宝儿响应,宝儿便可以再回与老师的互动中。


以上在星可思的进步,宝儿妈妈也能在宝儿日常生活中观察到相应的进步,如能尝试新的活动及在家没有这么黏妈妈等状况。





发育瓶颈 - 二次创伤



经过一个多月的身心智培育训练,妈妈和老师都看见宝儿的进步,但却进入另一个培育瓶颈阶段,就是宝儿还是在老师及妈妈找不到原因的情况下,经常说:「宝儿不开心」或「宝儿不哭」等语句。妈妈虽然不知原因,但我们推敲,可能是宝儿在认知智能发展过程中(大约是一岁至现在),由于在面对很多生活不如意的情况时,外围照顾者经常对他说:「宝儿不哭」等语句,经过不断的经验累积,再加上宝儿的智力不足以思考其他的解决途径,所以宝儿习惯性在不如意、不开心或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大脑的认知思维便会浮现这些负面语句,应对当下的情感状态,这些出生后累积的负面生活经验,可以称为二次创伤。




心灵的伤身体会记住



宝儿的二次创伤除了影响与人的情感关系与情绪发展外,也同时影响神经发育过程,因为紧张的负面情绪行为除了显现在语言表达外,也会同时引致神经运动的肌肉收缩,长期的肌肉收缩,肌肉动作便会呈现僵硬及缓慢,间接导致脑部不能累积足够的神经运动经验。


虽然宝儿现在很享受坐在秋千上摇摆的感觉,但在摇摆秋千时的身体动作状态是僵硬,当宝儿尝试推动秋千时,却不能协调双手与核心肌肉同时推动秋千,也不能协调盘骨的稳定。


既然逻辑推论是身体发育受心灵创伤影响,那如何梳解宝儿的身心困难便是一道难题,由于受限宝儿的年龄及智力,我们并不能采用纯智力理解的语言梳导,我们只能采用陪伴式的依恋疏导方法。




第二阶段进步 – 心灵

这次检讨是宝儿来星可思接受身心智培育的四个月后。

自上次在秋千摇摆事件后,宝儿的身体操控能力明显出现突破性进步。但心灵的障碍,却需要等待时机,等待一次突破的时刻,希望解开宝儿的心灵枷锁后,身体与智能发展便会更畅顺。




奇迹的到来



记得有一天的中午,培育课已下课,宝儿与妈妈如常留在感觉活动室内自由活动。宝儿僵硬地坐在木马秋千上,妈妈给他推动秋千,但不知什么原因,宝儿大哭并不断重复叫喊着:「我不开心。」。当时我看见这情况,便走向宝儿身旁蹲下陪伴他,陪着他并同时说:「宝儿不开心。」并引导宝儿尽量将声音放大,同时运用神经发育疗法手法原则,引导宝儿的核心肌随着秋千节奏摇摆,来回十多回合后奇迹出现,宝儿跟着老师喊,也越喊越大声:「宝儿不开心。」而且开始自行控制腹部的摇摆,手部动作也做出伸展的推动秋千的动作,秋千摇摆越来越快,高度接近一米半。过了十多分钟后,宝儿开始平静下来。当时情况,我看见宝儿妈妈的眼圈红了,或者她想不到为什么宝儿有这么大的情绪?想不到他为什么不开心?也可能是看到宝儿终于可以自己控制摇摆秋千。


心锁打开了,自此宝儿便可以自己运用身体控制秋千的摇摆,他的身体、心灵与智能也随着产生其他不同的进步变化。




感觉(统合)



身体可以自行控制木马秋千上的快速前后左右摇摆,而且也可以在摇摆过程中准确投掷小沙包至目标,这代表宝儿在感觉活动的层次,已跨进四肢协调及与外围环境互动的感觉统合阶段,并做得很不错。


声音过敏情况持续减少,说话时是可以控制声量,不再像以前那样,只会用同一声量(大声)说话。在进入地铁前,宝儿甚至会跟妈妈说:「听音乐」,这显示宝儿的智能进步,知道如何合理调节自我的感觉不适。




动作灵活



日常生活动作轻松灵活多,多尝试新的事情,正如妈妈跟我说,宝儿可以在不用「教」的情况下,自己走完一段长距离的平衡木。




不再依赖



现在,妈妈除了在亲子活动时间与孩子一起外,个别训练时宝儿可以单独跟老师上课,也不会随时随地叫妈妈。


在日常生活,妈妈也会制造很多宝儿离开妈妈的机会,而宝儿也没有像以前那么依恋妈妈,整体情绪表现安稳。。




愿景实现

四个多月后,我们对宝儿的进步都很满意,身体灵活及情绪稳定的基础已打好,是时候考虑如何促进宝儿更高层次的认知智能发展。


这个时候,妈妈也再次询问我:「宝儿能回幼儿园吗?」

孩子是否能进入正常幼儿园或学校,对很多特殊发育孩子的父母来说,都是一个心结。我明白父母情感的愿望,但作为培育者,我必需理性思考事情,才能给出合适的建议。


我跟妈妈说,宝儿现在的情况,与四个月前比较,确实有明显的大跃进,但能否回到正常幼儿园,重要是在正常幼儿园的生活,是否能真正帮助宝儿未来的发展?如能回,那能帮助宝儿发展的是那一个部份,是身体、是心灵、还是智力?只要父母能清晰宝儿在正常幼稚园的目的,未来才不会出现发展退步或停滞不前的情况。




理解孩子能力



宝儿的身体活动功能是可以处理大部份的自理生活,这是大部份正常幼儿园收生的先决条件。而自理生活能力是需要孩子的身体、心灵及智能等三方面平衡整合,孩子才可以知道怎么做、想不想做及能不能做到。


身体发育

由于宝儿的感觉讯息处理已有良好的进步,所以他应不会出现太多因感觉讯息调节失调而引致的情绪行为。


手眼协调学习及游戏活动方面,宝儿对比同龄儿童还是有能力的差距,所以若要宝儿在这些活动与同龄儿童看齐,宝儿可能便会出现力不从心或心不在焉的不专注情况。


大肌肉游戏活动宝儿应可参与同龄儿童的活动,但需要速度及思考的灵巧大肌肉活动便不一定能跟上大队。


心灵发展

宝儿现在与妈妈的分离状况,从星可思活动及妈妈报告的日常生活情况,我认为宝儿应先接受半天的分离生活,再看综合情况才决定是否适合全天幼儿园生活。


智能发展

由于宝儿的过去脑部发育情况是偏向身体及心灵,所以宝儿的认知智能并没有得到适时适当的开发,抽象逻辑思维与同龄孩子比较,落后颇明显,老师及父母需认清事实,不要作无谓的强迫学习。


智能发展除了逻辑思维外,还有社会规则的认知,简单来说就是守规则,知道在这环境中能做甚么?不能做甚么?这方面,宝儿发展得不错,我相信只要给宝儿足够的时间,他是能遵守幼儿园的规则,但多长时间能适应,这要看幼儿园的规则有多少及多严格。


综合分析

过去几个月,大家都看见宝儿的进步,我们也看见妈妈的心情越来越轻松,但在上正常幼儿园的事情上,妈妈仍然是忐忑,情感上希望宝儿上正常幼儿园,但理性清楚明白宝儿会面对适应困难,担心宝儿适应不来,所以才再次跟我探讨宝儿入读正常幼儿园的可能性。


我们跟妈妈解释,宝儿入读正常幼儿园肯定是一件好事。

现在宝儿已有行为模仿基础能力,我们也希望宝儿可以在正常幼儿园的群体生活环境中,能模仿其他孩子的社会规则行为。但在智能学习方面,我们只可以按宝儿实际能力施教,而不能与同龄儿童相比。


综合分析,宝儿适合较自由轻松教学风格的幼儿教育模式幼儿园,如华德福、蒙特梳利或其他着重孩子自主成长的幼儿园。




理解入读正常幼儿园的风险



大多数家长在思考孩子能否进入幼儿园这个疑难时,都习惯以主观思维,假设孩子的能力只是差一点点,只要给予多些关照,孩子便会能适应,也能在幼儿园跟其他孩子一起学习。但很多时却出现事与愿违的情况,通常是家长满怀信心或战战兢兢申请入学,但被拒絶。也有试读一段时间后,孩子被园方要求退学,究景问题何在?


我们也不希望宝儿会出现以上情况,因从星可思转到幼儿园,是生活节奏的改变,而自闭症倾向孩子的刻板生活节奏思维特性,比较其他类别的特殊发育失调儿童往往需要更长时间的适应,在改变的初段期间肯定会有跌跌碰碰情况,我们不能在没有充足准备下,草率让宝儿去冒险。




理解园方困难



特殊发育孩子入读正幼儿园或学校,家长都会有很多的担忧,并围绕这些担忧,询问园方怎样可以帮助孩子?这时,家长可能认为园方既然知道孩子是特殊,幼儿园便需有责任给予特殊发育孩子更多的照顾。但家长可能不明白,正常幼儿园让特殊发育孩子入园,可能是对孩子的爱而接收。


因为正常幼儿园老师接收特殊发育孩子后,常会面对很多困难,如不守规则、行为让其他孩子受到惊吓、不能跟上班级的学习进度、生活自理需要更多的照顾、不能与其他孩子交往或其他异常行为表现等。


父母也不要对园方有太高的期望,因为幼儿园老师需要同时照顾多个孩子,不一定有充足空余时间特别照顾特殊发育孩。


而正常幼儿园老师的专业是幼儿教育,不是特殊教育专业,老师们不一定能知道或理解如何分析及疏理特殊发育孩子的特殊行为。




坦诚沟通



我们建议妈妈坦诚告诉园方宝儿现在的状况和妈妈的期望,让老师从幼教专业角度,评估宝儿现在是否适合幼儿园生活,也让妈妈诚恳地询问老师,宝儿如能入读幼儿园,家长需怎样配合?


过去多年,我跟很多幼儿园老师都有公或私的沟通,他们告诉我,他们也想帮助特殊需要的孩子,但只怕孩子父母对他们有过份期望,他们怕辜负孩子父母的期望,也怕担误孩子的发展。但若孩子父母能坦诚与他们沟通与理解他们的困难,他们是很愿意接受这些孩子。




进步被肯定



时间应是今年农历年前,妈妈带宝儿去一所蒙特梳利模式幼儿园,让幼儿园老师评估宝儿是否可以入园,面试老师是宝儿以前入读幼儿园的相同老师。


面试完结第二天,妈妈告诉我,幼儿园决定收宝儿入学,时间在农历年后,约是2019年2月中旬。妈妈给我形容当天面试时的状况。


宝儿进入幼儿园,老师拖着宝儿的手,带着宝儿到处参观,整个过程宝儿没有出现任何抗拒,也可以接受与妈妈短暂分离。


妈妈也告诉我,幼儿园老师很惊讶宝儿现在的变化,再不是以前那个经常哭泣,让老师头痛的小男孩,所以他们决定让宝儿农历年后先入读半天班,如情况理想,便可转读全天班。






第三阶段进步 – 智慧与聪明

5月中旬,宝儿入读幼儿园已有三个月。在这三个月,宝儿上午在幼儿园,下午来星可思个别上课。




身体结构



记得在去年四月份,宝儿来测评时,我曾告诉妈妈,有效的神经发育疗法会改变身体的骨骼结构,而身体结构的改变是需要时间,当孩子在长高的阶段,介入合适的神经发育疗法,修正日常生活的无意识动作,骨骼结构也会随之改变。


现在宝儿跟去年相比,身高长高了,平常的站及走路姿势已可直立,没出现弓背状态,足底呈现浅脚弓,虽然脚部还有屈曲现象,但相信若能每天持续正确姿势的运动量,再等身体长高,脚部屈曲现象应有可能修正。


很多家长都不明白为甚么身体骨骼修正这么重要?


因为骨骼修正最主要让主躯干骨骼回到身体的中位中线位置,若骨骼不能处在中位中线位置,孩子在日常生活的活动便会出现一些代偿动作,代偿动作意思是指原来可以很轻松做的动作,例如伸手到身体侧边拿东西,但若脊柱骨骼偏侧,身体重心偏移,有些孩子便会出现伸手拿东西时,整个身躯移向侧边后才出手拿东西,这种代偿动作姿势会让孩子的身体容易疲累,疲累的动作姿势导致孩子不愿意做事情。


所以我们经常提点妈妈在日常生活中需要调整宝儿的活动姿势,在星可思则是通过大量的游戏活动,老师运用神经发育治疗手法原则,帮助宝儿在游戏过程中,脑神经不断重复有效率的有或无意识活动姿势,让有效率的有或无意识活动姿势能类化为正确的无意识活动姿势,当脑神经建立正确的无意识活动姿势,原来需要代偿才能出现的异常活动姿势便会消失,骨骼与肌肉发育便会随着成长时间改善,骨骼修正至正确位置,左右侧肌肉的肌力差距也会逐渐发展至合理水平。




感觉调节



自从上次在秋千上出现突破性的进步,宝儿可以自己控制秋千后,宝儿便很喜欢在星可思荡秋千,他可以整天都在秋千上,并且乐在其中,这表示宝儿需要大量的前庭平衡刺激,自我调节前庭平衡感觉需要。


在农历年后,妈妈在家安装了一个秋千,让宝儿也可在家荡秋千。妈妈告诉我们,宝儿在家也会荡秋千,一天内可以分多个时段荡,每次荡的时间长短不一。经过一个月左右,我们发现宝儿在星可思荡秋千的时间短了。 


整体来说,过去在星可思上时间,大部份是针对宝儿的身体结构和感觉调节,现在整体进步了,上课时间便可转为其他目标训练活动。




友善心灵



一年前,宝儿的行为表现,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但经过这段时间,父母不断努力改变教养方式,现在宝儿已不再是碰到甚么不如意事情或遇见陌生人,便恐惧地大叫大嚷或惊慌失措,不知怎么应对。


上周宝儿来星可思等待上课,他安静地坐着另一位孩子妈妈的身边,对着姨姨友善微笑,只是手部不期然地抚摸姨姨的手,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可爱男孩,虽然行为与其他孩子有差异,但其礼貌行为表现,能感受到父母教养的成果。




智慧是善良



现在的宝儿的身体与心灵都有明显的基本能力进步,是时候考虑如何协助他的智能发展,这也是大部份父母都会关心的重点,并且通常放在第一位考虑。


在现今科学界,除了因脑部出现损伤,明确知道影响儿童的智力外,很多大脑没有明显损伤的发育异常儿童,他们的智力却无法预计,作为培育者,我们若能脚踏实地,按步就班给予孩子合适的智能培育,孩子便会走出他们的路。


很多时候,我都会跟家长解释智力与智能的分别,智力受先天影响,包括大脑的思维容量、容量类别及运算能力等。但空间储存多少讯息?什么类别的讯息储存在大脑容间?却受后天培育的环境影响,而能否发挥空间容量的讯息,则依靠孩子的身体及情绪综合能力表现而定。有些孩子能理解很多抽象逻辑事情,可以说是智力很好,但往往在日常生活应用上不能从容执行,例如动作笨拙或因情绪纷乱而做事情一塌湖涂,那可以说这些孩子智力很好,但能力跟不上,也不能将智力应用在生活上。


除了智能培育外,我们更注重智慧培育,什么是智慧培育?一个人做事情,如有好的智力,也有良好的智能,但如在决定事情时,往往只看眼前一步利益,而忽略二步后果,那孩子便欠缺智慧。或者很多人会问孩子,几岁的孩可以培育智慧?如可观察他们的智慧?


智慧更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行为,一个孩子若要别人帮助,他可以微笑看着对方请求帮助,也可以发脾气迫使对方帮忙。试问以上两种方式,那种方式是智慧的表现。相信大家都认同微笑请求是智慧表现,因为微笑请求方式让对方感受到你的诚恳,协助者会产生乐于助人的愉悦感受,便会随之乐意帮助。而发脾气的迫使方式,会让对方感到厌恶,产生拒绝念头。所以我们在培育宝儿时,尤其是与别人的互动关系时,让宝儿领悟笑容是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


在这方面,我们必需称赞宝儿妈妈过去一年的努力,她不断修正她与宝儿的依恋关系,让宝儿现在成为时常一个带着笑容的孩子,而不是来星可思初期的扑克脸孩子。




提升聪明思维



说到智慧,也会让人想到另一个词语「聪明」。


由于宝儿有自闭倾向的核板行为,故在他决定如何解决一件事情的方式后,往往便一意孤行,这种思维执行模式也会影响宝儿的智能发展。


我们在个别训练时,会加入大量的多变化事情解决理解训练,让宝儿在决定事情前,更多可考虑别人建议的意识,并从中分析那种方法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我们并不是要改变宝儿的决定,我们是希望宝儿能建立接受与考虑别人建议的意识,并能进展至分析不同方法但解决同一事情的聪明能力。



幼儿园生活



不知不觉,宝儿已在幼儿园四个多月,这四个月,妈妈每天上午带宝儿去幼儿园,每星期定期下午带宝儿来星可思上课。


宝儿刚上幼儿园,开始时确实有些紧张,妈妈也会跟我说应如何处理?但从妈妈的说话中,我能感受到幼儿园老师是在用心照顾宝儿,在很多方面都会包容宝儿,这有助减低宝儿在对新环境的焦虑感,让宝儿在幼儿园生活中,能轻松观察与模仿其他小朋友的行为。


随着宝儿逐渐适应幼儿园规律生活,有一天妈妈问我一个问题,宝儿在幼儿园确实算是适应,但怎样能让宝儿学到更多东西?她在考虑是否让宝儿转读另一所幼儿园的全天班。




良好学习须要安全感



大部份父母都期望孩子能学更多,但不管是特需孩子还是一般孩子,幼儿园最大的功能并不是学习,而是体验与探索生活,建立与社会群体连接的安全感、责任、自信、主动学习与创造欲望,这些不但只是针对正常发展儿童,对特殊发育儿童的培育也是相通。


一个特殊发育儿童如在幼儿园没有足够安全感,便会很容易转化为焦虑状态,焦虑孩子对待责任事情只能理解为服从,内心存在强烈服从感的孩子对待人与事,经常会出现逃避、僵持或抗争的三极化情绪行为,当情绪行为过多,正面的主动学习和创造欲望行为也会随之减少。


一个特殊需要孩子,尤其是自闭症倾向孩子,在新环境与人的情感接纳较一般孩子需要更长时间,假若宝儿转一个新幼儿园,宝儿便需要重新去适应新的环境与老师,这个适应期多长,主要取决于新幼儿园老师对宝儿情绪行为的包容、理解与沟通的态度与方法。


现在的幼儿园,宝儿对幼儿园的规则大部份也已理解,相信宝儿在现在幼儿园的日常生活也是自信地生活,剩下来能学到什么,则要看宝儿的智力与智能,另一方面也要看老师是否能有特殊教育方法协助宝儿。


相对新幼儿园,若宝儿碰不上体贴照顾他的老师,宝儿可能需要花很长时间去适应新环境,这段时间有多长,我们都不知道。但在适应期内,宝儿出现焦虑情绪行为的可能性是存在,若真的出现,便会影响他对其他小朋友的模仿及学习的动机。


所以对待特殊发育孩子转换环境学习的考虑,我个人认为除非新环境能确保孩子可以轻松适应,而新环境也可以为孩子提供更个性化的特殊教学方法,那转换环境是可以考虑。但如环境适应及教学方法都不能肯定是会有改善,那转换环境也可能出现的焦虑感,只会让孩子的发展停滞,甚至会退步,所以父母需要三思而后行。




父子依恋



今年6月底,宝儿父母带宝儿来星可思,参加星可思顾问kim老师的两天依恋工作坊。这次宝儿父母带宝儿来参加Kim老师的工作坊,我察觉到他们家庭可能有一些解不开的结,希望借着这次课程来解结。


工作坊的第二天是示范课,Kim老师让宝儿爸爸带着宝儿在星可思自由互动,而Kim老师则从他们父子的互动中分析依恋关系对宝儿成长发展的重点。


在宝儿父子两人的互动中,我们发现了一些特点,首先我们必需赞赏爸爸跟宝儿的互动方式,整个过程爸爸都能不急不躁地跟随宝儿的节奏。但宝儿的一些小细节,却显示宝儿对爸爸的依恋关系多么渴望。


大家试想想,在一个六十多平方米的大空间,有宝儿喜欢的滑梯、攀爬、秋千及其他玩具,但宝儿都没有去玩,宝儿反而拉着爸爸走进房间的小角落内,一个一平方米有灯光的小空间内。


当时有些工作坊学员可能在想,是不是由于是宝儿惧怕场地上的其他二十多个学员,但我们从宝儿的面部表情、眼神与动作等身体语言表现能察觉到,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存在,他只想在这小空间内跟爸爸一起,妈妈曾尝试参与,但宝儿没有理会妈妈,他只想独自享受他与爸爸两人的私密关系。



现代科学已知,自闭症儿童的脑神经运作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需求、理解与方式及容量等与大部份人的脑神经运作是不一样,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情感需求,只是需求及表逹的方式与常人不一样。所以梳理自闭症儿童的情感困扰,对治疗师、老师及家长来说更具挑战,因为涉及天先性脑神经失调因素,而不是单纯的后天教养偏差。

工作坊后便是暑假,宝儿妈妈告诉我们,暑假期间宝儿先暂停上课,因为他们想宝儿跟家里其他孩子多互动。我相信宝儿父母通过接近一年,对宝儿的身心智培育了解;及今次依恋工作坊中,作为父母养育特殊发育儿童的自我情感察觉,两个月的暑假正好是他们家庭生活的一个小测试。


有些时候,治疗或训练固然重要,但若如能有良好的家庭环境互动生活,家庭互动生活所产生的疗愈效果,甚至比密集的治疗及训练课效果更佳,这就是家庭疗愈的重要性。




宝儿家庭的另一阶段



从7月开始的暑假至10月底,差不多四个月,宝儿都没有来星可思上课,我们也没有太多联系,只是偶而在朋友圈知道宝儿的消息。其实在我心内是很想知道宝儿的状况,但有时作为培育者也必需给予这些特殊孩子家庭空间,让他们处理自己的生活,孩子需要独立,家庭也需要独立,星可思是帮助这些家庭独立,只要他们感到困难,可随时找我们。


10月底的一天宝儿妈妈来电,说今天宝儿幼儿园放假,说希望带宝儿来星可思玩。我一直希望星可思就像一个家庭,而不是一所传统的康复中心,我们欢迎星可思孩子,不来上课时也偶而来玩,就像朋友相互探访一样。


这次看见宝儿,整体观感是安稳,没有很好动,有时到处玩一下,有时安静坐在妈妈身旁,与妈妈聊天中,得知宝儿已转了另一所全日制幼儿园,老师都是以前曾经在其他幼儿园照顾宝儿的老师,熟悉宝儿情况,这对于宝儿适应新环境有很大的帮助,宝儿在新幼儿园也没有出现新环境而引致的严重行为问题,只是妈妈忧心的认知学习方面还是跟不到正常孩子水平。


另一方面,妈妈也透露早前参加的依恋工作坊,对他们父母二人很有帮助,让他们明白合情合理亲子互动的重要性,但由于这几个月都没有到星可思上课,父母二人都感觉在持续实践亲子教养时,很多细节都做得不够好。




最好的培育是预防



宝儿现在进入正常幼儿园,他的人生轨迹已进入另一个阶段,面对的人和事,已不是过往四岁时的那么简单,我们必需考虑在现阶段,为他准备在小学、中学、青少年期、甚至是成人后,人生每个阶段可能出现的困难,个人的生及心理是否已有面对困难的情绪安稳根基,也有整个家庭在可能需要宝儿持续成长时,家长各成员的个人心理准备。




身体



宝儿现在身心智各项发展虽然都在平稳发展,但与正常年龄确实有差异。如前文所说,身体可以透过神经运动及感觉调节而改善动作的协调能力


这次见宝儿,发现宝儿的脚掌在静态检测时,足底脚窝已成形,过往的扁平足已消失,这表示他的身体肌力已提升,一般生活自理动作都能操控。


这次宝儿在星可思荡秋千的时间短了,妈妈也说宝儿在家荡秋千的时间也短了,日常行为也渐转安静,显示他的感觉神经系统已逐渐成熟,但日常适量的感觉输入也是需要,只是量不像以前那么多。




心灵



情感方面,妈妈表示日常生活宝儿没有出现过份依赖妈妈状况,对外围的人也很友善,每天定时上幼儿园,园中生活也没有太大的情绪困扰,她自己是很满意宝儿的表现。


从妈妈回复时说话的语气与表情,我能感受到妈妈的情绪也跟以前很不一样,少了焦虑,更多接受。相信父母在过去一段时间做了很多努力,调节自己的情绪,正向肯定宝儿的能力。


所有孩子的情感发展都是相同,只要孩子能感受父母正向的爱,彼此建立稳定的依恋关系,孩子便会尽力做到自己的最好。




智能



如前文所说,智力某程度是有先天限制,但智能却可在有限的智力范围,透过稳健的身与心根基,将智力发挥至最大的智能能力,在这方面,不但宝儿需要加把劲,父母也要多动脑筋。


选择合乎能力的学习主题是首要,经常遇见一些特殊儿童家长,由于高估孩子的能力,选取不合适的学习主题,让孩子学得辛苦,自己也教得辛苦,甚至影响亲子关系。


特殊教育应是分步有序的教学方法,合乎孩子学习的主题只是适合他们的智力,但在教学时,还需配合孩子的能力,将教学程序细化,或将教学形式转化其他形式,如语言描述转为图像实景,以配合孩子的能力,孩子才能学得容易。




生活平衡



不管是特殊发育孩子还是正常孩子,生活若能保持喜悦愉快情绪,生活自理才有动力,学习与工作才有意义,也容易找到知心好友,甚至找到终生伴侣。


按现在宝儿的身心智成长状况,建议父母除关注生活自理功能外,也要发掘宝儿的生活兴趣喜好,帮助宝儿建立学习生活以外的生活追求动力,让宝儿的生活充实,感受生活的乐趣。


对于特殊发育儿童,生活乐趣离不开艺术与运动。

当孩子的智力达到一定程度,他们脑海中便会有很多喜怒哀乐影像,但因智能或语言能力影响,他们不能以说话或文字表达,但画画、陶艺、音乐、舞蹈等艺术活动,正好帮助表逹他们内心的情感与情绪。记得有一次宝儿跟老师一起画画,老师发现宝儿在自画画中有很多我们想不到的画面,并且能用简单语言说出图画的意思。


另有一些孩子,因感觉神经系统较为敏感或过弱,他们会透过某些身体活动来追求感觉的需要。如宝儿这类型追求平衡感觉的孩子,便喜欢轮滑或滑冰等速度感觉活动。




家庭平衡



宝儿弟弟现在约2岁多,也是依恋关系发展的重要阶段,他对哥哥的情感理解将日渐加深


从过去多年观察特殊儿童家庭关系的持续发展,发现培养兄弟姊妹的手足依恋情感是非常最重要的环节。若在这个阶段,父母能妥善处理弟弟与哥哥的依恋关系,将会是他们日后数十年兄弟情谊的稳固基石。寄望弟弟长大成人以后,情感能感受关顾哥哥是手足情的亲情乐事,而非父母或社会给予他责任的差事。




社交平衡



当我写这段话时,我的角色已不是宝儿的个案培育顾问,因为我也是一个自闭症孩子的爸爸。


先进社会都强调对待特殊孩子需要共融,让孩子能融入社会,但现实所见,社会还是有很多奇异的目光在注视我们的孩子,让父母们感到不舒服,甚至恐惧社群交往。


当孩子感受到父母的不舒服情绪时,孩子也会同时产生不舒服情绪,大脑思维便会停留在关注父母的情绪状态。父母恐惧社群交往(我自己也曾短暂时期有这心态),孩子也会恐惧社群交往,容易形成性格孤僻及情绪焦虑。


作为特殊儿童的父母,我们不能独自改变社会,社会改变需要时间,但父母可以改变自己,若父母走不出自己的内在阴影,孩子永远也活在我们的阴影里。




共步新阶段

现在是2020年四月,2020年将会是很多人一生不能忘记的日子, 大家都因疫原因而宅在家中,很多特殊发育儿童家庭也因这原因,不能送孩子到学校或机构,面对孩子的时间比往常更多,宝儿妈妈也是如此。


宝儿在四月上旬时与我微信联系,跟我说了一些生活所发生的事情,总体来说,妈妈发现宝儿某些行为比对以往有更大的情感需求。


另一方面,越来越懂事的两岁多弟弟,有些时候会欺负哥哥,宝儿情绪激动时,也会对弟弟动手,她希望我能给予她意见,帮助她如何梳理这些关系。


首先必须要赞赏宝儿妈,因为宝儿妈在跟我诉说宝儿情况时,我没有感到她有很大的焦虑,她坦诚与正面应对当下的困难,这是一个徝得其他特殊发育儿童父母参考的态度,而不是只是针对孩子自身的能力不足,又或认为是因自己过去做得太差,才引致孩子出现行为问题。


人永远没有完美,我们都是在生活中学习成长,假若我们将生活的不如意或困难,认定是别人的因由,又或因我而起,那我们只会永远活在生活中某人或自己的阴影里,假若不离开阴影,又怎能看清人与人之间关系。



过往,宝儿来星可思,主要培育目标集中在其个人的身心智整合发展,补救他前四年,生心理发育过程中的所欠缺的基本能力。在生活目标方面,也算是帮助了爸妈完结他们的心愿,让宝儿回到正常幼儿园。


未来一至两年,也将会是他们另一个重要的选择,是尝试让宝儿入读正常普通小学还是入读特殊教育学校,这个选择对很多特殊发育儿童家长都是一个心结。过去一年多,宝儿爸妈学习了很多,学习如何观察及协助孩子,相信宝儿爸妈会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不管选择如何,学校也只是生活环境的一部份,宝儿更多的生活是在家中,在家中有父母、弟弟、爷爷与嫲嫲,这些人都会影响宝儿的成长。他们都爱宝儿,希望宝儿健康成长。但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一句语言或一个指示等,都会对宝儿做成伤害,而宝儿父母也明白这种情况,尤其是现在正迅速发展的弟弟,他们都希望我能帮上忙。


我给了宝儿妈一个建议,等待疫情过后,每周安排一节课,他们一家四口来星可思,我们会在课堂中帮助父母,领悟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调整教养细节,让兄弟二人都能感受父母的爱,并且在保持各自独立发展自我气质的同时,也能感受兄弟互助的乐趣。




家庭疗愈



一个特殊发育儿童,尤甚是兼自闭倾向的孩子,他们不是没有情感,反而有很敏锐的情感观察,只是奈何因脑神经发育失调,他们在判断情感及调控情绪方面,便很难如正常孩子,若只是透过一般正常生活经验,他们很难能学懂如何调节情绪。


而在生心理发展迅速期的两岁多弟弟,现在也是开始对如何处理与哥哥关系的根基关键期,我希望能在课堂上,透过特别设计的活动,让兄弟间感受互助的乐趣,也帮助父母知道如何在活动作出适当的眼神、语言及身体语言协助兄弟之间的相处。


以下是未来课程设计的方向目标:

- 不要让兄弟任何一人,错误感受到父母是偏心另一方;

- 除父母外,能感受兄或弟,是可信任的亲人;

- 能让兄弟间产生,保护与协助对方是我的义务,而非责任;

- 设计的活动都能让兄弟二人同时产生良好的身心智发展,而非迁就某一方;

- 父母能提升日常生活中的观察与介入能力,若出现兄弟矛盾时,能适时适当协调。


在中国,很多家庭对心理辅导、家庭治疗、情绪治疗等名字都会很抗拒,认为自己是有足够的坚强面对困难,但实际上,以上名词都只是一个名号,重点是能帮助父母什么?


在星可思,我们从不冠以上名号给孩子或家庭上课,我们以一个理性旁观者观察与介入,陪伴引导父母适当调整教养细节,感性父母多点理性、理性父母多点感性,帮助他们在原生活中找到快乐平衡状态。


若要给予帮助这个家庭的过程,赋予一个名字,我喜欢使用「疗愈」这个词,「疗愈」一词源自英文的Healing,它的意思偏重成长(可以是人、家庭或社会)过程所出现的生或心理创伤;或不平衡的负面发展,透过生活中的细节,重新调整成长过程的规律,修补身体或情感创伤及回到平衡状态。




准备未来

从宝儿刚来星可思时,开始个人身心智发育介入阶段,到即将开展的家庭疗愈阶段,其实所有我们所想所做的,都是为了宝儿未来的成年人生作准备。

 

宝儿成年后的发展会是怎样?我们现在不能预估,就像其他孩子,不能在幼儿期准确估计他们将来的工作是那方面。

 

星可思一直深信每一个孩子,不管是所谓的正常发育或特殊发育,只要具备以下三个特点,便可发挥他们的天赋潜能。

身- 身体灵巧,身体能做到想做的事情。

心- 情绪稳定,喜悦努力做不同的事情。

智- 智力多元,多动脑思考不同的事情。

既然来了星可思,每一个孩子就像我自己的孩子,尽心尽力便是我们的责任与义务。





感谢

最后,我代表星可思老师们,感谢宝儿父母过去一年多对我们的信任,星可思若得不到父母的信任,我们为孩子所想所做的,都只是我们对孩子的专业构想愿景,但家长若能信任,将构想实践在家庭日常生活中,我肯定很多不是「教」的进步都会出现。



陈文锋  儿宝乐培育顾问 、星可思儿童发展之家创办人

2020年4月21日结笔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